全市生活 / 三P是1種講不清晰的經歷

来源:www.dLmLxx.com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22 12:45:15   浏览次数:761

多年的夫妻生活向來很和諧,最近1年多,我總感覺我的慾看很猛烈,1次之後復想第2次,但老公已經心有餘而力不足瞭。他很愛我,但我常常無法滿足的感覺讓我白天的工作很煩躁。

這樣的日子入行來今天的春節後,1次他晚上工作後很奧秘的對我講:「我給你再尋1個吧?」我當時沒有反應過到就問尋什幺,他講尋另外1個猛男。我當時很氣憤,感覺他在戲我,我氣憤地扭身眠瞭,但內心向來無法平靜。3個人1起或者更多人,我們隻是在A片上望來,從到沒有想過我會自己往做的。

講實話,我的慾看猛烈也惟獨兩個男人甚至再多1個才幹滿足,那種高潮過後的感覺是如此地舒暢和都身通透,好像每1個細胞和毛孔全在痛快地喚吸,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瞭……隨後的幾天他復1再提起,我內心很感激我的老公,他完都遺棄瞭國人的傳統觀念,而把我的身體的愉悅放在首先位,我由衷地感激他。

他問我喜歡怎幺樣的男人,我講:「就你這樣的,但性能力1定要強,否則沒有必要瞭。」

那天下班後,老公講要帶我往食西餐,隨便見1個夥伴,就是那天,我見來瞭LZ。模糊的餐廳中,曖昧的音樂伏灌進耳,人不太多,我們尋瞭靠窗的位置坐下,窗外是停車場和叢叢綠色,我能望來窗外我們的黑色天籟和往返入出的車輛。

老公柔情地向來盯著我,我不敢望他,我有些不知道面前這個和我朝夕多年的男人,甚至懷疑他是否真的愛我,但他的眼神告訴我,他對我疼愛有加。

我忐忑不安中期待著,這時,老公接來1個電話,講:「到瞭。」片刻,1個2十8、9歲的男生已經站在我們旁邊,他不算帥,但比較標準,有1米75左右,70多公斤,還好,望起到還不算討厭。

他友好地望望我,老公也表現出很友好,很明顯,在那時那刻,我們夫妻的態度,尤其是老公的態度是很合鍵的。我像1個兔子,他任何1個不開心的聲音和眼神全會讓我退卻和內心狂亂不止,我無法在當時表現得很開放,因為我確乎不是很開放,雖然平時在床上很放蕩。

我笑笑,繼承吸我的冰咖啡。他們在談話,從無合緊要的工作是否忙來餐廳的佈置等。最終,老公輕輕地問LZ,之前他是否有過這種經歷,他很含糊地講有過1次,感覺還好,他講第一女的要放鬆地往享受,並望望我。我低頭不語,隻是笑笑。我在心裡想,眼前的這個男人能滿足我嗎?

老公很直率地講:「她很強的,也很投進,應該沒有問題的,就擔心你和我是否能滿足她。」LZ講,主要是望兩個男人的配關是否默契。


我望瞭望周圍,服務生全在各顧各地穿梭,沒有人註重來我們的輕聲談話。我吐瞭吐舌,老公撫摩著我的背,示意我的內心要平靜些。LZ不時地望我,我感覺他對我的印象應該不錯。我自認為是1個成熟的少婦,還有時下比較討人喜歡的那種風情。

也許就像許多人1樣,生疏的見面並不代表就1定即刻上床,我們也是1樣的,老公提出改天抽時間大傢再約,再挑選1個好點的地方或者就是我傢,他也允許瞭。老公伏耳給我講:「我想把你的慾火燃燒得更旺1些……」

在歸傢的路上,我給老公講:「是否我們瘋瞭?為什幺1個單純的性愛必須要用3人行往解決呢?」老公講:「你的意思呢?」我問他:「你不會懊悔嗎?假如在那種情勢之下,你能接受我在別人的調教的放蕩嗎?」

他無語瞭好久,隨後默默地講:「你為什幺總要那幺蘇醒地往考慮呢?是否需要我對靈魂入行審問?我們活著就是為高興,高興的方式有很多種。我想海嘯的災害性使得我們已經要蘇醒什幺是及時行樂。」

是啊!我為什幺要蘇醒往考慮呢?

老公最後復釋然的講:「其實我很自私,我想望望你在別的男人面前復是如何,我想用觀賞的眼光往望往感受。」

隨後的幾天工作比較繁忙,我們差不多也沒有行夫妻之事,有時我想,但望來他毫無感覺要眠覺,我就作罷瞭。但確乎很想,有幾次全做夢被幾個男人刺激性行為所動。

週6的傍晚,老公下班歸到講要帶我往海濱,講約他1起往,也就是LZ。

初冬後的海濱並不如形象中絕妙,尤其是晚上,初上的晚燈好像也被海風吹得有些瑟縮。老公在那傢賓館泊好車,扶著我的腰入進賓館,我感受著他手掌給我的暖和。

老公在我耳邊講:「他已經在410房間瞭。」我很驚詫地講:「是你安排的?」他講:「感覺你最近很累,想讓你放鬆1下。」此時此刻,我不能再講什幺瞭,好像像1個架上野鳥,想放縱復有什幺在束縛著我。

我知道想放縱是因為我在忙亂的生活中壓抑瞭1周,而束縛是到自於無法瞭解老公真實想法的膽怯。

推門後望來LZ正在望電視,他也很顯然地站起到,像1個老夥伴般的講:「我也是剛到的。」並向來望著我。他旁邊的茶幾上,是幾個酒杯和1瓶紅酒。

從內心講,像我這個年齡的女人,應該不會被1個未婚青年所制服的,無論是從表面上還是內心,因為畢竟把性作為生活的必須而不是1種奧秘。此時LZ在我面前,我最多的懷疑是:他行嗎?是啊,他行嗎?這是所有參加或者將要3人行的女性所要考慮的問題。

老公講得對,我總喜歡鎮靜地往考慮問題,已經站在這個房間裡瞭,就不是什幺退卻的問題瞭。我笑笑,打瞭招喚,房間的曖昧光芒和床上的設施全讓我不由得有些沖動瞭。

望來LZ回顧的經過,我的記憶很朦朧瞭,老公講在幾個交友網站和談天室全有談起此交友的事,也許沒有見面全不會有什幺印象的。


和LZ見面是我們和相合人的第3次見面,曾經有1次是1對夫妻。本到他們是想交換的,但見面後,那個男人總在註視我,講話有點自傲,而且後到商議來哪傢賓館的時候,沒有談攏就散瞭,不再聯繫。

老公講要尋1個男人像他1樣觀賞我,他和LZ見面後1見如故,大概是他認為可以接受吧!何況LZ的眼神給我感覺是並不讓人討厭。

大多數人全把性和愛情放在1起的,沒有愛情的性是不能接受的,而沒有性的愛情復何以附在呢?我是那種可以接受沒有愛情的性行為的女人,坦言講,女人在這個年齡的時候,多數全在考慮性瞭,春天已經快要走遙,不必再考慮花落在何處瞭。每次放鬆瞭性之後,鏡中的我全倍顯青春活力和少女般的嬌羞。

夜色像1朵狂野綻放的玫瑰,我們3人隨意地坐在1起飲酒,老公不時摟著我的腰,我的酒量不大,1點酒就會把我放倒的。老公再1次吻我的時候,我輕聲呻吟瞭並倒在他的懷裡,老公輕輕把我推來他的身上,無法否認和生疏的身體接摸的刺激,尤其是那種男性的氣味,我摟住瞭LZ的脖子,主動親吻他。

老公已經過往洗手間沖洗,我們倆倒在床上拚命地彼此在男女的慾看驅使下撫摩,他的下身已經很硬瞭……那晚,當1個女人面對兩個男人的時候,微醉的感覺使得我拋開瞭所有無法接受的概念,享受就是享受。

老公的體會動作和給我的感覺全是認識的,他1如既去地溫存和放任我的呻吟。LZ往沖洗瞭,老公已經把我脫得惟獨小小的內衣,那天我特意挑選瞭性感的黑色豹紋針織內衣套,34D的胸部是我總喜歡穿緊身衣的主要緣故。

我已經被擺放在床的中間,等待著性愛的盛宴的來到,雙腿緊緊地貼著老公的身體,他在不斷親吻我的眼睫毛和眼皮……陶醉在他粘稠的暖吻中,感覺身體上有1條溫暖在遊走,我不由大聲瞭點,另1個他正在前面吻我的小腹和稍下的位置,我的胸也被結實地抓牢。

我喘氣的聲音越到越劇烈,因為下面的那個溫暖在不斷搬近我的敏銳區域,在我承擔的邊緣,嘴裡已經塞進1個硬物,我貪欲地吮吸著,用舌頭強勁地撥動他的來到,並接受瞭他強烈的1次次突擊。

1陣陣莫名其妙的感覺從我的下體傳到,我隻感覺自己的雙腿在顫抖,他已經含著我的那個小小的花蕾,如同梨花在春天的細雨中輕輕顫動著。那條溫暖在不斷敲擊那敏銳的神經,使得我的吮吸更加強烈瞭,我聞見1個聲音在大聲地呻吟和喘氣,它是那幺認識復是那幺生疏。

我的身體在1陣陣猛烈的刺激中歡快地扭動,復在艱苦地期待著它的來到,幾近於請求地迎關著,想要想抓住什幺,身體在空泛無物的邊緣不斷扭動……渴求是何物?它就是在高潮到臨的界點,1種無絕的不情願結束的期待;在秀色迷人的湖面,1葉小小的船伐上空,馬上飄落的1線彩虹。

期待他入進的那1剎,我想世界上也就是我1個女人瞭,好像幾個世紀的期待就是為瞭那1刻,臀部的扭動,甚至整個身體的迎關也不能表示我的興奮和感激。我感謝男人,感謝男人們。

他和我是初次的結關,望得出他完都無法適應我劇烈的反應,在我馬上完都被他制服的時候,他卻忽然力拔千斤般離開瞭我的身體,我復被拋向瞭空泛的谷底。他有點沮喪地講:「裡面太燙瞭,我無法承擔她賦予的吸力……」

1個認識的力量將我從谷底漸漸升起,我們越到越融關,我的整個身體好像在天穹中飄蕩,失往瞭自己本身的力量。我的臉色緋紅,疲勞充斥著我身體的每1個角落,盛宴之後的散亂和滿足的滋味,使得房間有點淫糜。

就像LZ這樣陽光絢爛的男人,他也許沒有想過自己這樣無故的舍棄。每個人全有1個特性,每個女人在交媾中也是不1樣的特性,不1樣的呻吟和啼床,在跟樣的快感反應中全對男人產生不跟的影響。

陽光般的他沖洗完畢後吻我進懷,他的下身在經過短暫考驗後,已經認識瞭我這樣的對手。我用舌頭撥動著他,微微用牙齒咬著,磕碰著他漲起的堅硬細滑的皮,他舒暢的喘氣再次挑撥起我的激情。


在我面前的已經不是1個異物,它是賜予我的1個無比崇拜和渴求的禮物,我貪欲地親吻它、挑逗它,不時往撩撥下面的兩個禮袋和溝壑,能夠感覺他越到越強烈的抽搐和不安,不時能夠感覺他大腿時急時緩的顫動。假如我有幸作為1個男人的對手,我將竭力而為往做好這個對手,此刻也是。

他把1身的激情全抖落給瞭我,1股熱流噴出,我的嘴裡、臉頰、胸部全被包圍……夜色模糊中,我們3個像好夥伴般半擁而出賓館,網絡就是那樣奇妙,能夠使在幾個小時還完都生疏的身體變得如此親熱無間。

LZ吻瞭吻我的額頭,問我是否還有機會見面,我望望老公,他隻是笑瞭笑作答。這是1個亂78糟的世界,也許有些人就是喜歡這樣的亂78糟,我老公就是其中的1個。

和LZ分手後,我們驅車歸傢,在我的男人面前,無論我今夜有多幺快活也不能因為另外1個男人的介進而表現得太於露骨。

講實話,我有些疲勞,但更有些興奮,身體的某些部位仍舊不分場關地咀嚼著那些刺激,自然額外的刺激使得循規蹈矩的神經臨時無法平息……他的精力超出我的想像之外。老公問我對那小子滿不愜意,我含糊地講:「還可以,主要是老公你在場,我就感覺很爽的。」

他用1隻手開著車,另1手把我按在他的私處,就是此時此刻處於方向盤下方的位置,我感覺它依舊在鼓動中,好像要破縫而出。他欠身要我把它掏出到,車仍舊在寬敞的大道上奔馳……我擔心地講:「這樣可以嗎?」我擔心奔馳的車會因為他的神經興奮和我的刺激而偏離。

他沒有歸答我,而把我擡起的頭按瞭下往,我乖乖地用嘴含著它,像正常時間和場關1樣工作。我的大腦什幺也沒有想,我情願用生命往嘗試這1刻,假如真的需要。

他並沒有因為我的配關而曉難而退,變得更加堅硬無比,我膽怯瞭,不為自己負責,我最起碼應該為他負責,1個男人已經為我做來這個地步,我不能為瞭自己的放蕩讓他付出代價,沒有任何必要的。

我急急地擡頭,從方向盤下擡頭親瞭他1下,就不再為他的請求妥協瞭。我愛他。

我們歸傢上梯全沒有任何印象瞭,他把我按在床上……那1夜,我們是幾年到首次,我已經忘記瞭總共幾個歸關,他講十次之多,我不明白瞭,因為我的神經和血液全集中在下身,我向來忙於在對付他的起起落落。

3人行的結束,究竟是誰在受益?有人講是女人,有人講是某個男人。

其實故事天天全在以不跟的方式在繼承中,給人的感覺或高興或失落,惟獨身體的主人才明白。男人總在想絕辦法在滿足女人和自己的感官;女人隻是在茫然的追求中,1個成熟的女人追求這樣的感覺,隻是想麻痺自己失意的精神,它僅僅是1種不用耗費腦力的簡樸運動而已。

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

  • 国产美女视频在线播放_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_99re热这里有精品首页
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30 www.dLmLxx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